首页 > 使团新闻
驻欧盟使团团长张明大使接受政治家网站专访
2019/04/12

  2019 年 4 月 2 日,在第二十一次中欧领导人会晤即将举行之际,驻欧盟使团团长张明大使在布鲁塞尔接受政治家网站(politico.eu)记者NicholasVinocur和Laurens Cerulus专访。

  记者:欧盟最近将中国定位为“制度性对手”,您认为这一提法是否公平?

  张明大使:最近欧盟在密集讨论欧中关系及其对华政策。一位欧盟朋友曾对我开玩笑说,要不是英国脱欧,中欧关系可能就是布鲁塞尔街谈巷议的最热门话题。对此,我们以乐观态度来看待,这说明中欧双方都对彼此给予足够重视和认真看待。

  在欧方一份共同通讯文件中,中国被戴上了三顶“帽子”。第一顶“帽子”是伙伴,这顶帽子很合适,我们已经戴了 16 年了。早在 2003 年,中欧建立了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给双方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利益,也促进了世界发展繁荣,它所蕴涵的全球性和战略性正日益突显,为双方高度认同。习近平主席上周刚刚结束对欧洲三国的访问,其中两个是欧盟成员国。习主席还在法国与欧委员主席容克等欧洲领导人进行集体会见。这次访问传递出的一个重要信息就是:合作始终是中欧关系的主流,过去、现在和将来都是如此。容克主席也特别强调,欧中之间不是对抗关系,而是合作关系。对于伙伴这一定位,双方有明确共识。

  第二顶“帽子”是竞争者。随着中欧合作的深化与中国的发展,中欧在经贸领域不乏竞争。合作与竞争是一枚硬币的两面。中欧之间的竞争是良性竞争,可以激发创新与市场活力,带来更多合作机遇,把蛋糕做大,最终实现共赢。对此,我更愿意称之为“合作型竞争”。

  第三顶“帽子”就是你刚才提到的“制度性对手”,对此我不能苟同。你在提问时,只提到这一顶“帽子”,显然媒体朋友对“对手”这种提法感到十分兴奋。我对欧方这一动向非常关注,也注意到容克主席表示,这是对中国的“赞扬”。有欧盟官员对我说,这体现了欧盟对中国的“重视”。我还就此与欧盟成员国驻布鲁塞尔的使节们进行过沟通,他们给我的解释是,这体现了欧盟对中国的“尊重”。我想,这三类答复大意是一致的。听到这样的解释,我多少也有些欣慰,但仍然比较困惑。在中国的文化语境里,对手是要较量出高下的。中欧历史文化、政治制度、治理模式不同,这是事实。我们的世界是存在多样性的,各国发展道路千差万别,没必要分出高下,更不能强求一致,适合自己的就是最好的(Mr. Good might not be Mr.Right, but Mr. Right is Mr. Good)。中欧建交 44 年的实践证明,双方的差异,即使在冷战期间也没有让中欧成为对手,且没有影响双方互利合作与共同发展。中欧之间长期存在着求同存异、和而不同的精神,这种精神应当坚持下去,这比将彼此视为对手要好得多。

  记者:在您看来,欧盟出台的这一政策文件中的限制性措施是否对中国构成非关税壁垒?

  张明大使:中欧过去几十年的经贸合作是开放、包容与互利的。经贸合作是中欧关系的“压舱石”与“推进器”。2018 年,双方贸易额突破 6820 亿美元,创历史新高,欧盟连续 15 年是中国最大贸易伙伴,中国是欧盟第二大贸易伙伴。这么大体量的合作一定是以互利共赢为基础的,不可能是一方对另一方的施舍。中欧关系日趋成熟,一个重要标志就是在遇到分歧摩擦时,双方都愿意通过双边友好协商或者多边方式加以解决,这与某些国家的做法不同,在当前国际形势下尤为珍贵。

  中国改革开放走过了 40 年,直至今天我们仍致力于扩大对外开放,这是我们的基本国策。上个月,我回国参加了全国“两会”。全国人大会议的一项重要工作就是审议通过《外商投资法》,从法律层面对外资准入、促进与保护做出统一规定,意义重大。上周,李克强总理在出席博鳌亚洲论坛年会时表示,《外商投资法》配套法规将于年底前完成,确保明年 1 月 1 日与该法同步实施。中国立法机构还在审议《专利法》修正案草案,目的是提高知识产权保护违法成本。今年6月底之前,我们还将再次修订发布外资准入负面清单,这个清单将只减不增,扩大增加电信、医疗、教育、金融业等领域开放。环视今天的世界,中国在扩大开放上的态度最为坚定,举措最为有力,方向最为明确。

  我注意到欧盟正在计划做好“功课”,更好维护自身利益,一些媒体说这是针对中国、限制中国准入的。事实上,中国是欧盟可靠的、可信赖的、可预期的伙伴,并不是可怕的防范对象。

  如何看待中欧的经贸合作?近来我听到三种评论。第一种评论来自一位欧盟国家的商界领袖。他认为现在的“中国恐惧症”没有存在的理由,欧盟国家并非中国经济发展的受害者,而是获益者,欧洲不应该把自己封闭起来。我认为这位商界领袖看问题是入木三分、有远见的。

  第二种评论来自一位欧盟国家的政界领袖。他警告称,欧盟应防范中国企业对欧洲战略性资产的“抢购狂潮”。我认为这种观点言过其实,过于政治化。以投资为例,根据中方统计数据,中国在欧投资仅占欧盟吸收外资的 2%,欧方统计数据更低,只有 0.41%。我不认为如此低的投资比例能够形成“抢购狂潮”,更何况中国投资促进了欧洲当地的增长与就业,这是得到许多欧洲朋友认可的。欧盟一直珍视市场开放、公平竞争等原则,我不认为欧方会放弃或有选择性地适用这些原则。保护主义不是正确道路。我们希望并相信欧方不会一面要求中方打开大门,一面收紧自己的大门。

  第三种评论来自一位欧盟机构的高级官员。他提出要防止中国控制欧盟的基础设施,可考虑对此行使否决权。对这样的说法我也不赞同。以希腊比雷埃夫斯港为例,在希腊经济非常困难的情况下,中国企业出手相助,投入了资金、技术、装备,增加了当地就业,大大提高了比港的运转效益。短短几年时间里,比港已成为欧洲最繁忙、最活跃的港口之一。虽然中国企业投资、收购了比港,但中国并没有把它搬到上海或放到紫禁城去展览,这个港口仍在为欧洲服务,为世界经济服务。

  至于欧方可能采取的举措是否构成非关税壁垒,我暂不会做这样的评论,但我会密切关注有关动向,因为一些中国在欧企业已对此表示不安。我希望欧盟能够坚持开放和公平竞争的原则。

  记者:您是否可以谈谈华为问题?美国正在打压限制华为,您如何评价欧洲的反应?斯诺登事件本可能导致欧盟对美国公司的限制,但实际上并没有。相比之下,您认为欧盟在华为问题上是否采用了双重标准?

  张明大使:5G 网络安全是近期热门话题,我希望欧盟在该问题上不会屈服于某种外来压力去“选边站队”,因为这有悖于欧盟一再强调的“战略自主”精神,也不符合欧盟自身利益。

  网络安全是包括中国、欧盟在内的国际社会各方共同关心的问题。应对国际社会的共同挑战,正确的做法是加强国际合作,而不是出于某种政治动机去打压、排斥某家企业。应该基于事实依据和科学分析作出判断,而不是“莫须有”地无端攻击抹黑。应该坚守公平公正非歧视原则,而不是损害特定企业的合法权益,对市场环境人为扭曲。

  一段时间以来,一些人在 5G 网络安全问题上对中国企业和技术产品进行“有罪推定”,却拿不出任何证据。一些人对中国法律进行断章取义的曲解,而无视中国有关法律是一个有机整体。全球化发展到今天,如果一家企业或其技术仅仅因为来自特定国家而遭受不公平对待,将是历史的倒退。

  我注意到你提到斯诺登事件。确实,我们大家都还记得斯诺登以及他披露的情况。相信欧方早就应该有了自己的评估和防范措施,否则真的是太“天真”了。

  记者:您认为欧盟是否应评估美国科技公司可能带来的安全风险?

  张明大使:这个问题应该向欧盟方面提出。

  记者:华为在国际市场取得了较大的成功。中国还有诸如腾讯、阿里巴巴等成功企业,您是否担忧这些企业未来可能也将引发欧盟关切?

  张明大使:在经济全球化高度发展的今天,产业链、供应链、价值链早已高度融合。中欧互为重要的贸易伙伴。华为是一家成功企业,它的成功是与欧洲及国际社会伙伴密切合作的成果。华为在欧洲创造了 4 万多个就业机会,有 3000 多家合作伙伴和供应商,设有 18 家创新中心。同样,宝马、奔驰、巴斯夫、ABB 等众多欧洲企业在中国市场也取得了很大成功。他们的成功得益于与中国伙伴的良好合作和中国广阔的市场。他们在中国投资经营,开展研发,取得了良好发展。

  中国近年来涌现了一批具有国际影响力的高科技企业,比如你刚才提到的腾讯、阿里巴巴等。这些企业在公平开放的国际市场竞争中成长起来,无论资本、经营、研发、生产、服务、市场等均实现高度国际化。这些企业不怕市场竞争,但是也不愿意被人算计,更不希望一些势力去扭曲市场和干扰正常的投资经营活动,这样的行为损人害己误天下。欧盟具有高度发达的市场经济,长期坚持自由贸易,推进投资便利化。我相信欧盟会坚持自己的原则和承诺,保持市场的公平开放,为包括中国企业在内的各国企业提供良好的营商环境,这也符合欧盟自身的利益。

  记者:欧委会秘书长塞尔玛此前曾提到网络安全保障问题。在下周即将举行的中欧领导人会晤期间,中欧双方是否会就防范网络间谍、网络基础设施等进行讨论,甚或达成互不进行网络监视的协议?

  张明大使:谈到下周即将举行的第二十一次中欧领导人会晤,它的内容远比你谈到的丰富,我可以完整地谈一谈。

  这次会晤是本届欧盟机构任期内的最后一次。中欧双方都希望通过这次会晤,把一个健康良好的中欧关系延续下去,带到新一届欧盟机构,同时对外发出中欧增进政治互信、加强务实合作、共同维护多边主义等积极信号。

  中欧合作内容丰富,双方团队正在积极推进几个重要合作事项,争取本次会晤取得新的成果。比如双方正在商谈的中欧投资协定。习近平主席在最近的讲话中专门谈到,希望双方加快推进中欧投资协定谈判。这项工作还列入了李克强总理上个月所作的政府工作报告。我想,欧方应该能感受到中方的强烈意愿。地理标志协定谈判也是双方的重要议程。去年以来,相关谈判取得了重要进展,双方都有雄心在不远的将来取得突破。关于世贸组织改革,中欧双方都非常重视,为此成立了联合工作组,并已经举行两次正式会议,就上诉机构改革等问题提出了两份联合提案。双方还在就提高世贸组织运行效率、透明度、电子商务等一系列议题进行讨论。

  关于你谈到的网络安全问题,中欧双方和国际社会成员有着共同关切,面临着共同风险和挑战,携手合作才是正确应对之道。中国在网络安全问题上持积极、开放态度,愿意同欧盟及其成员国开展沟通与合作。中欧建立有数字经济和网络安全对话机制,就此保持着交流和沟通。事实上,中欧不仅可在双边层面,也可以在多边层面加强合作,共同推动建立透明有效的全球互联网治理体系。

  记者:欧委会主席容克近期批评中国在双边航空安全协议、地理标志协定谈判以及世贸组织改革等方面行动缓慢,对此您有何评价?

  张明大使:容克主席的谈话表达了他在推进中欧合作方面的急切心情。实际上,自去年第二十次中欧领导人会晤以来,中欧间的重大合作议题都取得了不同程度的进展,对此我们感到欣慰。例如中欧投资协定谈判,双方交换了负面清单,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进展。地理标志协定谈判方面,经过共同努力,中欧双方之间基本不存在困难了,目前的问题主要是如何处理好同第三方的关系。总之,双方一年来取得了进展。我们希望在本次会晤中取得更大进展。

  另一方面,谈判是双方的事情,不是一方指使另一方,而是需要双方相向而行、共同努力。就如同两人同划一艘船,需要劲往一处使。如果只有一方划桨,另一方待着不动,船就难以前行,只能原地打转。所以,我们要多一些信任,少一些指责,这对双方合作都有好处。

  记者:在《万国邮政公约》中,中国仍被列为发展中国家,享受着国际邮费优惠待遇,您认为这一情况是否应该延续,还是需要改变?

  张明大使:你问的实际上是中国还是不是发展中国家。我可以非常明确地说,发展中国家仍是当今中国的基本属性。中国人对中国的事情最有发言权。尽管在过去 40 年,中国通过改革开放取得了了不起的发展成就,但对于一个拥有 14亿人口的国家来说,中国还处在发展的初级阶段。一个国家的经济总量不是衡量发展水平的唯一标准。人均水平、产业结构、城镇化水平、发展是否平衡等都是重要考察因素。

  中国是人口大国,GDP 总值位居世界第二,但人均 GDP排在 80 位之后,仅是欧盟的 1/4。与发达国家相比,我们的第一产业占比仍较高,服务业占比偏低,制造业整体处于产业链中低端,还没有像欧美那样完成工业化进程。联合国人类发展指数方面,中国仅排在全球第 87 位。中国城镇化水平刚刚过半,我们还有 6 亿多农民,比整个欧盟人口还多,他们人均年收入不足 2000 美元,每月不足 200 美元,甚至比一些发达国家的失业救济金还要低。我们还有 1660 万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超过比利时总人口,每天收入不到 1.5美元。这种发展不平衡性、不充分性恰恰是发展中国家的重要特征。

  我们希望各方客观看待中国发展阶段,同时中国作为负责任大国,会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承担更多国际责任。无论是气候变化、防扩散、南南合作,还是国际与地区热点问题,中国都表现得不错。WTO 框架下,我们在降低关税、开放服务业等方面做得甚至比入世承诺得还要多。

  至于你提到的《万国邮政公约》,有关国家如果对其中的某些条款有不同意见,完全可以通过协商与其他缔约方探讨。动不动退约,甚至拿中国说事儿,拿中国当挡箭牌为自私自利、单边主义的做法找借口,恐怕不是正确的做法。

  记者:法国和德国作为欧洲的两个大国,在发展对华关系的态度方面是否存在差异?

  张明大使:法德两国都是欧盟的重要成员,也是中国的重要合作伙伴,中国与法德在各个领域都保持着友好合作关系。中法、中德双边贸易总体平衡,中国对德国还存在逆差。两国对华投资总量均较大,其中德国对华投资是中国对德投资的三倍。中方对双边关系的发展是满意的,但我们认为还有很大潜力可挖,需要双方继续共同努力。期待法德两国始终在中欧关系发展中起到积极引领和推动作用,为中欧关系注入更多正能量。

  记者:本届欧委会出台了《通用数据保护条例》,强调对个人数据保护,这是否会影响中国与欧盟之间的数据流通?

  张明大使:我们注意到欧盟出台了《通用数据保护条例》等法规,中国同样高度重视数据安全与个人信息保护,正在积极推进相关立法。这方面我们注重学习借鉴欧盟的相关有益经验,当然也不会照搬照抄。

  我本人是中国全国政协委员。今年“两会”期间,政协委员们也就如何更好保护个人信息安全进行了热烈讨论,大家普遍认为应该注意平衡数据保护与数字技术创新之间的关系,尽可能减少对创新的负面影响,避免形成歧视性待遇和限制公平竞争。中欧在这一领域建立了沟通机制,双方应加强交流合作与互学互鉴。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